现在的巡查道路相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

 现在的巡查道路相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

  他所负责的界碑总是被擦拭得干干净净,周边的杂草常常被他修理铲除,因此他被边民们称为边境线上的“草根卫士”。

  除了惊心动魄的遭遇与斗智斗勇,界务员这份工作还意味着更多责任。上级部门要求每个月巡查两三次,可他坚持一个月四五次的巡界频率,总是多于政府规定的次数,因为他坚持:“不去边界走走,不容易发现问题。”

  “注意脚下,容易打滑。”杨天才提醒记者,还要注意脚踝处、脖子、头上“会有蚂蟥爬上来,毒蛇和蚂蟥一般不咬我,我身上旱烟味道浓。”

  三十多年来,杨天才协助边防派出所成功破获过贩卖毒品、走私黄金和拐卖妇女案42件,帮助群众找回丢失的牛、马等牲畜300多头。他用忠诚守卫着祖国南大门的一方水土。

  5月14日,记者跟随杨天才,从他的视角来体验边界之路。“20多年前,我要走15公里,有10多个界碑。后来界务员人数变多,我现在负责5公里,一共三个界碑。”

  现在的巡查道路相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,有的地方车辆可通过。步行大约半小时,杨天才和记者一行来到140号界碑。“尖顶的界碑是越南立的,中间有个十字刻痕的是我们国家立的。”

  出生于1954年,曾担任民兵连副指导员的他,从1984年被选为外事界务员的那天起,开始了他的巡界之路,并一路走到今天。

  河口县桥头乡是一个集山区、边疆的乡镇,边境线长达81公里,有42个界碑,边境线上杂草丛生,林深路陡,属于亚热带气候,管边护边工作任务重,体力消耗大。林中蚊虫肆虐,再加上雨季的潮湿闷热,杂草疯长,巡界之路要靠他手中的镰刀一点点砍出来。

  “有越南那边的人走私毒品,被我遇到,这种时候我们不会硬碰硬,因为虽然以前配枪,但还是要保护自己的安全。没有手机的时候,我就跑好几个小时到山下打电话,后来自己花钱买了手机,现在可以直接在山上报告,方便多了。”在杨天才看来,与犯罪分子斗争,还是要讲究方法的。

  白天家中开灯才不会昏暗,但杨天才并不在意。张旭 摄

  杨天才与界碑。张旭 摄

( 发布日期:2019-06-13 06:34 )